油炸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油炸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云南镇雄县17岁少年死于色情浴室一持股警察涉嫌抛尸《新闻》

发布时间:2020-09-02 01:49:29 阅读: 来源:油炸机厂家

2015年2月7日,17岁的杨光(化名)前往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城一家浴室洗澡,却神秘失踪。10天后,他的尸体在距离浴室4公里外的大桥下被发现。照片显示,他的面部有多处淤血。

多个消息称,杨光在死亡前曾接受性服务,但死因成谜。他被家属证实生前患有轻微癫痫。澎湃新闻在当地调查发现,涉事浴室提供色情服务长达7年,曾于2014年受到当地公安两次处罚。

澎湃新闻还调查发现,该县公安局法制科民警陈善银至少持有该浴室股份,并涉嫌将杨光的尸体抛至野外。目前,陈善银等人因涉嫌“侮辱尸体”及“容留他人卖淫”,已被当地检方审查起诉。

而当地警方相隔30天的两份“尸检鉴定通知书”,先后将杨光的死因鉴定为“窒息死亡”和“生前溺水死亡”。2015年4月初,家属已提出第三次尸检及要求镇雄警方回避的申请,但至今没有下文。

涉事澡堂已关闭

少年离奇死亡,头部有淤血

2015年2月5日,跟随着父亲杨定军,17岁的杨光从浙江金华回到故乡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。

9岁时,杨光便随父母去了金华。和很多同龄少年的命运一样,杨光的学习成绩并不出众,初一便已辍学。15岁时,杨光和父亲同在一家企业打工,他的工作是安装防盗门。杨定军回忆,杨光手脚麻利,一天可以安装20多套防盗门,一个月能拿到3000多块。

父子俩乘坐大巴从金华出发,2日后,他们到达镇雄县城。杨定军告诉澎湃新闻,他本来决定带着儿子回到五德镇过年,“但杨光想在县城玩两天,然后再回来。”

2月5日下午6点,杨定军登上了乡村巴士,杨光则去了一家网吧上网。

“他酷爱上网。”杨定军回忆,杨光穿着红色羽绒服、淡蓝色牛仔裤和一双板鞋,成为他留给父亲最后的影像。

杨光离世前的两天,夜里在网吧通宵上网,白天则去表哥杨虎在龙井路的面馆内睡觉。

网吧距离杨虎家大约600米。2015年2月7日早上7点,杨光回到杨虎家后,睡了3个小时。10点起床后,杨光决定去洗个澡。

杨虎家面馆小工李昌敏回忆,她告诉杨光,附近便有一家“水之韵澡堂”。

龙井路口监控显示,当日上午10点54分,杨光提着换洗衣服,走入离杨虎家20米外的一家超市,购买了洗漱用品。从超市出来后,他右拐走出监控镜头。澎湃新闻记者在现场发现,他的目的地——“水之韵澡堂”即在20米外。

11点许,杨光给杨虎妻子王美回了一个电话,称“洗完澡很快就回来”。

但他没有再回来。当日晚8点,王美发现杨光的手机打不通,她便给杨定军打电话——孩子不见了。

随后,杨定军返回镇雄县城,发动了5、6个亲戚去网吧找杨光。但城里的20多家网吧找遍后,他们一无所获。

2月12日,杨定军分别在镇雄县东城派出所和西城派出所报案。

“也在城里贴了寻人启事。”杨定军称,为了找孩子,他们甚至病急乱投医,请了“神汉”来帮忙。

2月15日,南城派出所通知杨定军,在距离龙井路4公里外的城郊——乌峰镇旧府大桥下发现一具尸体。

杨定军带着妹夫随后到达该地。他一眼便认出了儿子。

“尸体一丝不挂,额头、脸颊以及嘴上都有淤血。背上也有。”杨定军妹夫称,在尸体的旁边,还有杨光洗澡前买的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。

一警察涉嫌抛尸、容留他人卖淫

镇雄县公安局称,杨光的尸体被抛掷于大桥旁的一处大约6米高的斜坡下,2月14日晚被一路人发现。

多方信息显示,杨光死在那家“水之韵澡堂”内,但死因成谜。

澎湃新闻在龙井路走访发现,这家隐蔽的澡堂开设在龙井路口附近民房内。据一名当地人士介绍,澡堂共有上下两层,大约有10个隔间,每个隔间大约10平方米,放置一张单人床和一只木桶,“可以在里面洗木桶浴。”

“‘水之韵澡堂’在当地小有名气,至少已开了7年。”

据附近的居民介绍,这家“水之韵澡堂”提供性服务已是公开的秘密。一般洗木桶浴室45元,有女性服务员帮忙搓背。“如果要那方面的服务,费用则需要再加100到150元。小姐最多的时候有10个。”

2015年4月29日,澎湃新闻发现,“水之韵澡堂”已关闭,一楼铁门上贴着“转让”的告示。邻居称,2015年2月26日,澡堂已经歇业。

就在杨定军辨认尸体的当天,镇雄县公安局法制科民警陈善银被抓获。这一消息也被镇雄警方确认。

澎湃新闻获知,近50岁的陈善银曾在镇雄县某派出所主持过工作,但并未被具体任命职务。他于数年前被调任镇雄县公安局法制科,任普通民警。

“陈善银经常穿着便装,来看看店里的情况。但2014年下半年很少来了。”涉事澡堂的一位邻居称,陈善银是这家澡堂的幕后老板,附近人尽皆知。

镇雄县一位熟悉此案的警务人士则称,“水之韵澡堂”此前是陈善银的哥哥、镇雄县粮食局退休人员陈善林开设。“随后,澡堂转给一名叫王艳(音)的女人。”案发时,陈善林是镇雄县公安局聘用的门卫。

这名警务人士说,陈善银已被证实至少拥有澡堂的股份。

“2014年11月,这家澡堂曾被两次打击、处理,抓了3个‘小姐’。”他透露。

但“水之韵澡堂”似未受到连续两次打击的影响——3个月后,杨光死在了澡堂里。

有消息称,杨光死亡后,陈善银、陈善林、王艳和一名锅炉工参与抛尸过程。其中,陈善银负责驾车运尸。他在抛尸后,曾两次到达抛尸现场,取走了杨光身上的浴衣。除一同被抛的衣物等外,杨光的钱包等物品被王艳焚烧。

杨定军告诉澎湃新闻,侦查人员曾告诉他,陈善银驾驶的是一辆破旧的面包车,属法制科公务车。但这一说法遭到镇雄警方的否认,“面包车是陈善银的私车。”

澎湃新闻获知,目前,因涉嫌“侮辱尸体”、“容留他人卖淫”,陈善银、陈善林、王艳及那名锅炉工已被当地检方审查起诉。其中,陈善银因是警务人员,被异地关押在昭通市威信县看守所内。

“一名法制科民警,居然会犯如此低级错误,令人心寒。”熟悉陈善银的一名警务人士如此评价。

杨光生前照片。

蹊跷的两次尸检

镇雄县警方并未回应杨光的真实死因。但澎湃新闻调查发现,关于杨光死亡过程,有三个版本。

一名当地政界人士告诉澎湃新闻,杨光来到“水之韵澡堂”后,被告知“可以提供小姐”,杨光应允后,在与“小姐”发生关系时休克、死亡。

而另一名警务人士则称,杨光接受性服务后,独自一人在隔间里洗澡。“服务员发现他很久没有出来,打开门后,发现杨光已死在房内。”

但杨定军等家属并不认可上述两种说法。他们认为,杨光的尸体在发现时,面部有多处淤血。他们怀疑,杨光死亡前曾遭到殴打。

澎湃新闻从多个渠道获知,陈善银等人曾涉嫌的罪名是“故意杀人”,但随着侦查的进展,他们涉嫌的罪名变更为“侮辱尸体罪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杨光生前患有癫痫。“2014年有过两次极短暂的昏迷。”杨定军回忆。

一名家属称,杨定军准备在过年后,带着杨光去北京看病。

而相隔一个月的两份尸检“鉴定意见通知书”,让案情疑窦丛生。

2015年2月17日,镇雄县公安局出具的一份“鉴定意见通知书”显示,“杨光符合窒息死亡”。而在3月17日,警方出具的另一份“鉴定意见通知书”显示,“杨光符合溺水死亡”。

第二份“鉴定意见书”的附页称,死者的胃容物及肝组织未检出毒物成分,对其他人体组织(肺)、“水之韵澡堂”水样及尸体被发现的地方水样进行了取样鉴定,结论为急性肺淤血、肺水肿,未检出致死性疾病的形态学损伤,且无硅藻成分。

杨定军称,这两份“通知书”,警方于3月17日一起交给了他。而在第二份鉴定通知书出具前,“公安人员曾多次询问我杨光是否有相关病史。我告诉他们,杨光有癫痫。”

一名法医告诉澎湃新闻,“窒息死亡”和“溺水死亡”在尸检中呈现的状态有相同的地方,也有不同的地方。“两者都是由呼吸道阻塞引起。窒息死亡要么会在颈部发现痕迹,要么死者面部遭到掩埋时,牙齿上会留下掩埋物纤维。而溺水死亡,则会在死者气管中发现蕈状泡沫。”

这名法医称,两种死亡原因在尸检中非常容易辨别,“一个月时间内出现两个死亡原因的鉴定结果,非常奇怪。”

但杨定军并未获得这两份完整的《尸体检验鉴定书》。

2015年4月初,杨定军已向昭通市公安局提出第三次尸检的申请。同时他认为,鉴于犯罪嫌疑人陈善银系镇雄县公安局民警,要提出回避申请。但至今没有下文。

“目前昭通市公安局正在研究。”镇雄警方回应,不论牵扯到谁,都会依法办案。

妖怪正传破解版

三国战天

逍遥仙尘

江湖侠客令手游